猎豹移动的“豹变”
原标题:猎豹移动的“豹变” 在618大促的一片火热之中,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如何从各大平台上尽可能多薅一点羊毛上。而在这片火热之中,猎豹移动悄然公布了其2020年第一季度的财报,业绩之淡,和外界的一片热闹形成明显对比。 这个曾经红极一时公司,主营业务不断发生改变。从PC端工具软件起家的猎豹移动,在PC端业务并不理想的情况下,转而推出移动端手机游戏并且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而随着谷歌对其产品的“封杀”,猎豹移动又将目光投向了人工智能。 寻求“豹变”的猎豹 在寻求拉动增长新动力方面,猎豹移动一直很积极。 从PC端工具软件到移动端休闲游戏,再到如今的人工智能机器人领域,猎豹移动一直都在处于不断转型之中。而这转型的背后,是猎豹移动曾经主营业务的频频没落。 根据猎豹移动公布的2020年一季度财报可知,总营收为人民币5.281亿元,同比下滑51.4%。净亏损为1.046亿元,而上年同期净利润710万元。Non-GAAP之下,净亏损为9770万元,而上年同期净利润为3380万元。 从收入构成来看,2020年一季度,猎豹移动工具类应用和相关业务收入为2.108亿元,同比下降57.7%,大幅度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受公司在国内市场上的移动实用产品业务下降,以及与PC相关的收入下降影响。 随着移动端的普及,PC端的没落早已注定。而从猎豹移动历年提供的财报数据可知,其在这方面的收入同样也随着整个PC端服务走向下坡而深陷泥沼。于是猎豹移动将自己的主营业务由PC端转向移动端,也推出了不少爆款产品。 但好景不长,今年2月谷歌单方面解除了与猎豹移动的合作,并且全面下线其在谷歌商城中的产品。这使得猎豹移动在海外市场的移动实用产品业务收入仅仅只有5430万元,同比大幅下降62.6%。 同样受到影响的还有猎豹移动的手机游戏业务。因为疫情引发的“宅经济”,让不少手机游戏产业出现爆发式增长,而猎豹移动却是这其中的“异类”。 根据伽马数据《2020年1-3月中国移动游戏市场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国内移动游戏市场收入近550亿元,同比增长率超过49%。但是根据猎豹移动公布的财报可知,2020年一季度该板块的收入为2.855亿元,在一片利好的环境之中出现了同比下降5.3%的窘境。 至此,猎豹移动的首次“豹变”已然失败,而猎豹移动并不想就这样结束。在游戏业务难以满足自身需求的时候,猎豹移动又将目光聚焦在了AI业务上。人工智能毕竟是未来的发展趋势,而且在新基建的红利之下,押注AI的确成为猎豹移动新“豹变”的首选。 不顾一切布局AI 为了满足自己在AI领域的全面布局,猎豹移动显得孤注一掷。 早在去年,猎豹移动就剥离了LiveMe直播业务,这给公司带来了巨大的现金收益,让猎豹移动在2019年三季度的其他方面净收入达到7.329亿元。而这次带来的充足资金让猎豹移动在实现自己的AI布局方面有了底气。 但是要全线布局AI,长期的资金投入在所难免,而仅仅依靠剥离LiveMe直播业务获得的资金并不能支撑猎豹移动在AI方面设想。猎豹移动只能通过更多的办法来搞到更多的资金来不断为自己的AI业务持续输血。 在面对疫情和海外合作终止的双重影响之下,猎豹移动在移动互联网业务方面已经面临相当大的压力。AI新业务的不断布局,则让这种情况更加严峻。 面对这些压力,猎豹采取的方法是调整现有战略,用以稳定利润并保证充足的资金,来打造自己长期的增长引擎。除了剥离LiveMe直播业务,猎豹移动还决定优化成本费用,尤其是移动互联网业务的成本费用。 这种优化在新的财报之中已经初见成效。尽管在一季度收入出现下滑,但移动互联网业务的Non-GAAP营运利润相较于上个季度已有所改善。根据财报数据可知,猎豹移动这一季度在移动互联网业务的Non-GAAP运营利润为800万元,而上一季度则是亏损9200万元。 同样这种优化也充盈了猎豹移动的现金流。截至2020年3月31日,猎豹移动拥有现金、现金等价物、限制性现金和短期投资人民币23.451亿元。 与此同时猎豹移动CEO傅盛还表示,公司将对一些投资项目进行变现。事实上,猎豹移动已经开始选择性地抛售一些资产,在今年5月20号,猎豹移动发布公告称将要抛售其持有的字节跳动的剩余股权,这将在二季度为猎豹移动带来4.7亿元的投资收益。 这也预示着猎豹移动在未来的现金流将十分充沛,更有利于公司掌握主动权,并完善在AI方面的布局。 AI背后的巨痛:巨大投入 尽管在孤注一掷的投入之下,猎豹移动在AI领域取得了一定成绩,但远远不够。 在猎豹移动整个惨淡的一季度财报中,唯一可圈可点的只有移动AI业务方面。在一季度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猎豹移动AI业务收入仍逆势上涨至3176万元,环比增长12%,成为最亮眼的业务板块。 并且在疫情期间,猎豹移动的两款机器人在疫情防控中表现优异,让大众看到了人工智能在应对突发情况时的优秀表现,也让猎豹移动在AI机器人方面的实力得以体现,并突破了医疗场景的落地。 当然除了在医疗场景的突破,在新零售场景猎豹移动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猎豹移动商场机器人大屏网络在全国33个城市,823家商场部署了近6300台智能服务机器人。 而新零售场景,也是猎豹移动实现AI机器人变现的重要场景。傅盛表示猎豹移动正在搭建一个在线系统,使得商家可以实时填写和更新商业数据,并且尝试给予一些商家流量倾斜,实现流量变现。 尽管猎豹移动一直致力于AI落地并且大力推动其AI机器人实现变现,但是设想总是美好的。AI领域的烧钱众所周知,猎豹移动通过变卖家产获得的充足现金流在这个注重投入的领域能支撑到何时还是未知。 而从财报数据可知,猎豹移动的AI业务在高速增长的同时,也引发了巨额的亏损。2019全年猎豹AI业务收入1.43亿元,同比增长72%,运营亏损却有3.60亿元,使得全年亏损率高达251.3%。而在者一季度,AI业务的收入上涨,但却亏损1.49亿元,亏损率达到468.9%。 落实到具体场景中,在商场中提供服务的机器人,更多的是被顾客用来寻找商场内的厕所和电梯等特定需求,而对于没有特定购买需求的顾客而言,服务型机器人的存在略显鸡肋。这使得猎豹想要借助服务型机器人实现流量变现的设想还有待完善。 而且在同样的服务型机器人领域之中,京东也有不少相关产品,并且已经取得不俗成绩。京东数科在B端服务场景探索多年,在轨道交通、数据中心、医疗等领域都有其自主研发的多款AI机器人。 这些产品都和猎豹的机器人产品构成直接竞争,而面对背后有充足资金支持和技术壁垒的京东,仅仅只有服务型机器人的猎豹移动,在面对更加强劲的对手时,赢面并不大。 人工智能是未来趋势,也因为新基建释放出不少红利等待着参与者去挖掘。昔日主营业务的频频没落,让猎豹移动只能全面押注人工智能去参与未来市场的博弈。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